當前位置:首頁 人生哲理 

一個人和他心心念念的學校

日期:2020-09-08   來源:勵志人物       內容舉報

  他和三十三名彝家孩子,在烏江支流洱海河岸邊的黔西縣花溪彝族苗族鄉豐坪村組成了一所特殊的學校。校長和教師都是一個人,他一個人做了七年,學校建設得有聲有色,他就是教師楊朝俊。

  

  2011年秋,豐坪小學唯一的一位教師退休后,因沒人能補缺,學校停課了。這個學校的五名彝娃輟學,其余孩子分流到四五公里外的借魁、高坪小學就讀。當時在沙壩小學任教的楊朝俊看在眼里急在心頭,為了不讓孩子們風里來雨里去奔波求學,他申請調到已人走樓空的豐坪小學,打算重新開課。

  

  楊朝俊用年近六旬的單薄身軀,撐起這座深山彝娃們的學校。豐坪小學所在的豐坪村大寨組百十戶人家全是彝族,楊朝俊挨家挨戶動員家長讓孩子們回校。不少人對這位新來的老師并不信任,直到后來發生的一件事,才徹底打消大家的顧慮讓孩子們全部返校。

  一個人和他心心念念的學校

  2011年10月25日清晨,楊朝俊在上班途中不幸發生車禍,造成左小腿骨折,原本需要住院治療的他只讓當過赤腳醫生的父親用草藥醫治,他還自制了一根簡易拐杖,每天拄著拐杖咬牙忍痛艱難行走五公里上課。兩個多月下來,楊朝俊沒有因傷痛落下學生一堂課,那雙新買的解放鞋左腳穿的完好如初,右腳穿的磨得破爛不堪。“有這樣的好老師,把娃娃交給他我們放心!”鄉親們都動情地說。

  

  楊朝俊是在1982年踏上的這條長達三十四年的教育路。那時候,剛剛初中畢業的楊朝俊是高爐大隊唯一“文化人”,被大隊選中擔任會計。當時隊里的高爐小學只有一名民辦教師,那位教師不懂彝語、苗語無法與當地學生溝通,政府只好安排這位唯一的“文化人”進校代課。五年后,楊朝俊調到了箐溝小學,這里的辦學條件更加艱苦,老師用門板當黑板,孩子們用木墩當板凳,木板當課桌。楊朝俊號召鄉親們自己動手做了二十套簡易課桌凳。至今回憶起來,現已六十七歲的苗族老人陳啟智仍然充滿感激,“那時候如果沒有楊老師,娃娃們讀書就困難了!”

  

  2005年學校撤并,楊朝俊來到了八公里外的借魁小學。“一趟要走一個半小時,每天天不亮打著電筒和學生出門,中午吃不上飯,放學后常常餓得頭昏腿軟,就在路邊摘紅刺猛吃。”這些心酸的回憶讓他至今難忘。

  

  現在的楊朝俊已經在豐坪小學工作七年了。這七年中也像原來一樣,所面臨的困難還是一個接一個。營養午餐啟動后,楊朝俊每天要到一里外挑水做飯,在每次做好飯吃飯前都端好一盆水給孩子們洗手。吃著這些飯學習、長大的孩子,對楊朝俊充滿了感激和信任。

  

  三年前,七十八歲的老父親背苞谷上樓摔下來折斷右腿,妻子要照顧年邁多病的老母親,無法再分擔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照顧父親。楊朝俊仍然堅持在學校,他沒有向別人訴一聲苦,便找了一名護工照顧父親,自己一天都沒有離開。直到手術當天下午,楊朝俊才趕到縣醫院,陪父親不到十二個小時,第二天天還沒亮就趕回了學校。“誰不心疼自己的父母,可學校只有我一個老師,我一走學校就散了。”楊朝俊愧疚地說。

  

  楊朝俊心心念念的豐坪小學傾注著他全部的心血。2013年冬,一場罕見雪凝襲來,學校破爛的門框和窗框內外被雪凝覆蓋約一指厚,刺骨的寒風凍得孩子們無法上課。每天放學后楊朝俊踏著冰雪上山撿干柴背回學校生火,讓一年級和二年級學生輪流上課和烤火,就這樣苦苦堅持了一個星期,當年他擔任的豐坪小學一年級數學科期末考試獲得全鄉第二名。

  

  每個寒暑假,楊朝俊和平常上班一樣前往學校所在的彝族村寨家訪,輔導學生作業、教不識字的彝族老人識字寫字,義務為老人小孩理發,幫助缺乏勞動力的學生家庭做農活。

  

  “一個人的學校太艱苦,他撐了這么多年不容易!”花溪鄉教育管理中心副主任羅遠說。“彝”枝“彝”葉總關情,讓每一個彝家兒女茁壯成長,是楊朝俊老師一生最大的愿望。

 

相關
閱讀
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