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人生哲理 

孫儒僩和李其瓊

日期:2020-08-19   來源:勵志人物       內容舉報

  孫儒僩和李其瓊,名字很陌生吧?說來慚愧,我也是無意中才知道他們的。那,是在敦煌。

  

  去敦煌采訪,有機會在莫高窟盤桓數日,突然,在一排小平房里,“遇見”李其瓊先生。

  

  那是一個樸素的展覽,名曰“心燈——李其瓊先生紀念展”。李先生已于2012年9月仙逝了。2014年,敦煌研究院慶祝建院七十周年,在這個隆重的時刻,研究院辦這個紀念展,充分顯示出李先生在同仁心中的分量。

  

  展覽的主體,是李先生臨摹的敦煌壁畫。畫臨摹得自然是極好的,但更打動我的,是兩張照片:一張,李其瓊梳著一對大辮子,正值青春;另一張,她已是滿頭銀絲。兩張照片,地點一樣,都在敦煌洞窟;姿勢一樣,都在臨摹壁畫。是的,李其瓊先生就是這樣畫了一輩子。除老院長段文杰先生之外,她是敦煌臨摹作品最多的畫家。其實,退休之后,她仍未放下畫筆,一直畫到了生命的終點。

  

  孫儒僩先生,是李其瓊的丈夫,也是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所的第一任所長,他今年九十歲了。在妻子的畫展上,他說:“是光照千秋的敦煌藝術的偉大火炬點燃了她這盞心燈,這盞心燈照著她去探索敦煌藝術的奧秘,去摸索敦煌藝術的源流和藝術成就,同時也照亮了她藝術的一生,照著她走過艱難險阻。”

  

  在敦煌研究院七十周年院慶時,孫儒僩先生作為工作六十年以上的兩位成員之一,受到表彰。老人家有一個發言,令人動容。孫儒僩先生發言中的諸多細節,還是令我感到震驚——

  

  冬天的莫高窟,零下一二十攝氏度,滴水成冰。可是,在前三十年,研究院幾乎沒有取暖設備,就靠身體硬扛。莫高窟大泉的水,不僅苦,喝了還要拉肚子。怎么辦?也是靠身體慢慢適應。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才用上自來水。上世紀四十年代,他們每天只吃兩頓飯,持續近二十年。

  

  莫高窟沒有醫療條件,生病也只能靠自己扛。1955年,李其瓊生第二個孩子,遭遇難產,院里有輛舊車,還發動不起來,靠男職工推,總算啟動了,到敦煌城里請來醫生、護士,此時已過去數小時,總算未出大事。而另一位姓竇的同事,就是自己給妻子接生的。

  

  這些生活上無比艱苦的細節,是孫先生說出來的,還有更大的艱苦和磨難,他沒有在院慶的歡樂時刻說。不過,樊錦詩先生在“心燈”紀念展的序言中告訴我們——

  

  1957年,二位遭受不公正待遇。白天李其瓊被罰去勞動,晚上偷偷鉆進洞窟臨摹。“文革”期間,二位雙雙被下放到四川新津縣農村,但仍心系敦煌。1975年落實政策,李其瓊回到敦煌,又投入到臨摹、研究工作中。

  

  憑借對藝術研究事業執著的愛,憑借一個知識分子的骨氣,先生將其一生都奉獻給敦煌,獻身于敦煌藝術。

  

  可以說,無意中撞見孫李二位的人生故事,是此次敦煌行的一大收獲。孫儒僩和李其瓊的一輩子,是一部大書,一篇短文未能道其精神于萬一。我們中國,像他們一樣愛國家、愛事業、有骨氣的知識分子還有很多很多。他們,正是國家的棟梁和寶貝。

 

相關
閱讀
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