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人生哲理 

羅翔為什么這樣紅

日期:2020-08-09   來源:勵志人物       內容舉報

  很難形容羅翔紅起來的理由,從過往經驗來看,他身上并不具備“網紅”的一系列要素:顏值不算高,發型永遠是平頭;口音不算“正”,滿滿的湖南味;穿著不算講究,永遠是西裝襯衣,領口還有些皺;聊的話題也“無趣”,畢竟正常人也不會鉆研枯燥的法條;就連背景板也毫無特色,永遠是藍底白字的“厚大法考”。

  

  但他就這么紅起來了,原因很難用三言兩語說明。

  

  形式

  

  羅翔是在今年3月正式進駐B站,創建《羅翔說刑法》的。但從去年開始,他的講課視頻就被眾多Up主陸續剪輯、搬運進了各大平臺,并且頻頻登上熱門推薦位。

  

  羅翔正式進駐B站當天,聞風而來的粉絲迅速破了百萬,投稿的第一個視頻,幾天時間就達到了兩百萬播放量,這在對內容質量要求苛刻的B站社區中相當罕見,被譽為“2020最速百萬粉傳說”。

  

  “沒有想到那么多的同學熱愛這門課程。”他謙虛又“文藝”地說道,“我只是海灘上的一個拾貝者,希望同學們看到海邊那些貝殼的美麗,也想讓同學們看到背后的大海,是那么廣袤,那么美麗。”

  

  相比羅翔本人的“云淡風輕”,老粉絲們則顯得很狂熱,直接在公屏上打出“開門見三”“三遲但到”“三三來遲”“萬惡之源”等彈幕——這是一個老梗了,“張三”是羅翔口中大多案件中的主人公,犯下過殺人、強奸、詐騙等多宗罪行——更有粉絲建立起“法外狂徒張三的傳奇人生”等視頻合集,以供取樂。

  

  這種爆紅,頗令人費解:B站以鬼畜文化成名,技術屬性濃厚,但羅翔的課程從來都是一鏡到底,并沒有后期剪輯的余地。

  

  如果非要說他身上有什么“鬼畜”的特質,最接近的地方可能是口音:羅翔是湖南人,口音頗為奇特,每句話中總有那么幾個字的音調會有一個微微的上揚。如此一來,呈現出的效果是,即便講解再嚴肅的話題,都有一種“開玩笑”的感覺。

  

  但口音屬于形式,而形式只是表象。羅翔真正厲害的地方,還是在內容上。

  

  內容

  

  將羅翔的每一期講課視頻拆解開來,通常可以分為三個部分。

  

  第一部分是“解釋”,即講解本期課程所涉及法律的大概意義及重點。這一部分內容沒有太多技術含量,差不多等同于直接念教科書。較為枯燥,娛樂性不高。

  

  羅翔本人擁有多年教學經驗,顯然也清楚這一點,所以在講解這部分的時候用時最短,平均下來僅僅在一分鐘左右,然后便會立刻切換到第二部分的“舉例”上去。

  

  “舉例”是羅翔最出名,也是最經常被人“造梗”的部分。其中一個最出名的例子,就是“糞坑案”。

  

  “糞坑案”的主題是探討正當防衛。20世紀80年代一個冬天,一名婦女干部在半山腰碰到了歹徒,歹徒想要對其進行強暴,該婦女一盤算,打也打不過,荒山野嶺呼救也沒人能聽見,于是先假意答應下來,將歹徒帶到一個“平坦的地方”——一個結冰的糞坑邊上。

  

  到了地點,女子叫歹徒脫衣服,歹徒欣喜照辦。脫衣服的時候人的眼睛會暫時被蒙住,趁著這個間隙,女子飛起一腳將男子踢下了糞坑。

  

  男子試圖往外爬,女子在他手上跺了一腳,男子又掉了進去。又往上爬,又跺一腳,又掉了進去。如此來回三次,男子徹底掉了進去,再也沒能爬出來。

  

  當年,這個案件引起了諸多爭議,不少學者認為,跺第一腳屬于正當防衛,第二腳、第三腳就屬于事后防衛,過當了。

  

  對這種顯然囿于書本,脫離實踐的說法,羅翔顯得痛心疾首。“什么叫危險排除?什么叫一般人標準?你把你自己代入一下,如果你是這個女的,你踩幾腳?”

  

  緊接著,他語調升起,大呼:“我踩了四腳,老子還得拿塊磚往他頭上砸。”

  

  隨后,他還不忘補充一句“砸的時候別把糞濺到自己身上”,話音未落,又做了一個整理衣服的動作。彈幕里,則是一片“哈哈哈哈哈哈”的快活空氣。

  

  最后一個部分,則是舉一反三,尋求法律深層次的意義,探求其元邏輯,并且力求在法律和道德之間做平衡。這是羅翔課程的根本魅力所在。

  

  譬如說,“糞坑案”中的爭議點,其實就是政治學、經濟學中經典的“理性人”之辨。前述提出“事后防衛”論的學者,其理論基礎,就在于人在任何時候都應該保持理性,考慮問題要全面細致。

  

  但羅翔認為這種論調是完全的“事后諸葛亮”:人從來就不是完全的理性生物,因此執法者一定要處在當事者的角度去看問題。“你把自己代入一下,代入成防衛人,不要過于苛求。”

  

  除此之外,他還有幾個觀點最為出名。

  

  首先是康德的名言:“人是目的,不是純粹的手段。”這一條決定了法律的基礎應該是“以人為本”,法律是為人服務,根本目的是人類更好地生存,而不是反過來。所以如果未來某天法律阻礙了人類進一步發展,就應當被毫不猶豫地拋棄。

  

  其次“法律的生命是經驗,而不是邏輯”。很多人認為,法律推理似乎是一個封閉的邏輯過程。然而,在羅翔眼中,隱藏在判例和邏輯之后的習慣、文化,都是影響判決結果的重要因素,不可輕易忽視。而僅僅依照邏輯進行的司法推理,則很容易導致失實和僵化的司法判決。

  

  “根據法學觀點得出的結論最終應當符合一般人的認知。如果一個買菜的老太太都能認同的結論,就是沒有問題的。”在一期課程中,羅翔強調。

  

  其人

  

  有時候,羅翔也會講一些和課程完全無關的內容。

  

  他常常會花整整一期視頻的時間,來討論“人為什么要講誠信”的話題,先后對比論述道德主義、功利主義、相對主義和柏拉圖的調和論;也會探討法律的哲學定義,否定“相對主義的虛無”;還會引用古希臘哲學家愛比克泰德的名言“我們登上并非我們所選擇的舞臺”,借此鼓勵學生,不管拿到多么爛的人生劇本,都應該努力把它演好,在痛苦中找到人生精彩。

  

  他還酷愛讀書,在《羅翔說刑法》欄目中,他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為《謝謝那些和我一起開讀書會的年輕人》。

  

  對于書,羅翔是有感情的。熟悉羅翔課程的人都知道,他經常在視頻中引經據典,拿文學和哲學著作來佐證自己的觀點,并且常常用帶有湖南口音的普通話來朗誦書中的段落。

  

  每到這個時候,彈幕上就會變一種畫風,觀眾們紛紛開始列舉自己讀過的書單。以反叛、鬼畜和解構文化起家的彈幕,突然變得如此“嚴肅”,不禁讓人有些感動:嚴肅的人自有一種魅力,再不羈的后輩也很難不對其報以尊重。

  

  “因為羅老師的搞笑案例而入坑,但是逐漸被老師的內在思想而得到提升,感謝羅老師為B站廣大青年學生塑造的獨立思考和明辨是非的三觀。”在文章《謝謝那些和我一起開讀書會的年輕人》下面,評論區一樓的用戶留言道。

  

  因為上述種種特質,羅翔成了中國政法大學的“名人”。

  

  除了講課,羅翔在業內的成就也有目共睹。根據公開資料,他28歲就獲得了北京大學法學院刑法學博士學位,畢業后到中國政法大學執教,現任中國政法大學刑法學教授,刑法學研究所所長。其間筆耕不輟,獨自出版了四本專著,在法學期刊上撰寫發表了二十余篇文章,又在光明日報、法制日報、人民法院報、澎湃新聞發表法律時評五十余篇。

  

  雖然如今稱得上“大紅大紫”,但羅翔本人不以為意。他打心底覺得,自己的走紅,只不過自己是“恰好被選中的那個”而已。“即使這次出現的不是我,也會有別的‘羅翔老師’。”

 

相關
閱讀
欧美 国产 日产 韩国